首页行业新闻

戴上它,被感染风险将大降,1000套“尖板眼”来汉为医护人员护体!

发布时间:2020-03-04新闻出处:浏览量:

这几天,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医学分会秘书长李大林的微信里,收到了大批如此急切的留言,留言人皆是武汉各大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而他们留言急求的,是同一样东西:被网友讨论了好多天的正压头罩。



戴上这个头罩,医护人员的被感染风险将大大降低,尤其是在对新冠肺炎危重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抢救时,它能最大程度保护医护人员。


李大林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这几天,由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艰难采购的1000多套正压头罩正陆续抵汉,去保护那些为全体武汉人“打仗”的医护人员们。



你所不了解的“气管插管”



2月18日,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不幸感染,经全力救治无效,离开了所有爱他的与他爱的人。


治疗期间,刘智明曾留下一句让人泪奔的话,“如果万一,不要插管抢救。身为院长的他深知,操作气管插管会给救治他的同事带来巨大的感染风险。


王夜明是刘智明的大学同班同学兼好友。和老同学一样,身为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的王夜明也在一线奋战了一个多月。李大林微信里收到的那些留言,有许多条都来自于王夜明。


“李大林说明天我们肯定能收到,我太着急了,我一定要尽快拿到这批正压头罩,我的医生护士在病毒里暴露的时间真的太久了!”


王夜明为什么这么着急?


2月23日下午,他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介绍道,正压头罩可以在佩戴者的头肩部形成一个正压环境,外部气体和病毒都无法进入,佩戴者呼吸的都是经过过滤的新鲜空气。



“病人做插管时,很容易因为刺激而喷射出大量分泌物,出现很多不可控现象。如果医护人员能戴上正压头罩去操作插管,就不必担心分泌物和病毒被喷到脸上,或者气溶胶问题,被感染风险将大大降低。还有一点,我们医生护士现在戴的防护镜和口罩,会严重影响他们的视野,扎针都看不清,如果本身还戴近视眼镜的就更麻烦了。但这种正压头罩的视野好,不起雾,戴上它就不需要护目镜了。


王夜明说,疫情爆发后,他曾到处打听在哪里可以购买到这种正压头罩,但当时国内外都没有厂家储备,武汉市仅有极少数几家医院备了几个。“像这种头罩,一般只有传染病医院才会备几个,他们自己都不够用,哪里有多的分给我们啊。”


王夜明特别理解老同学刘智明为何留下了“不要插管”的嘱托,“他知道,插管是用几个医护人员的命,去拼一个病人的命,他不舍得啊。现在我在医院里也说,尽量让我们这些50多岁人来操作插管,减少年轻医生护士的风险。”


王夜明跟记者说了这么一句话,“今天我在跟你说话,明天或许我就被隔离了。”而这也是他所有同事、全武汉医护人员要面临的风险。


所以,王夜明这几天都一直“盯”着李大林,希望能尽早拿到这批正压头罩。



从生产线上“抢”了1000多套



王夜明这几天“盯”着李大林,李大林这一个多月都在“盯”着工厂。


武汉疫情爆发后,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因高效透明、长线捐赠收获了全国网友盛赞,成为驰援武汉的重要民间力量。作为该校友会采购负责人,李大林在大年三十就留意到了正压头罩这个高科技。


李大林毕业于武大临床医学专业,疫情爆发后,一位在汉工作的医生同学向他求助,“他在武汉一线重症病房工作,很早的时候他就问我能不能找到这个正压头罩,说重症病房急需,但他们医院没有储备。”



同学告诉李大林,如果不戴这个头罩,医护人员给病人做插管特别危险,“有的病人做了插管或许就能活,不做插管可能就走了,医生护士只能拿自己的命去拼。”


得知医疗一线的需求后,李大林立刻开始寻找采购渠道,却发现国内根本没有这种头罩的生产线,而国外同类产品每套售价大多在万元左右,且没有存货。


好在,军事科学院卫勤保障技术研究所当时已紧急出面,与无锡一家企业进行合作,将该所自主研发的正压防护装备投入生产。


李大林辗转找到这家无锡企业,分批次先后“抢”了1000多套正压头罩。“这家企业的产能有限,能分出来的订单几乎都被我拿走了。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厂家还有点搞不清状况,说从来没有生产过这个东西,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


与医疗外科口罩、防护服相比,正压头罩的单个采购价便高达数千元,采购总费用较高。但来自医疗一线的求助声,还是让李大林和校友会志愿者们想方设法筹集善款,坚定地拿下了这批货。


前段时间,一位在美国旅游时确诊新冠肺炎的武汉市民在网上分享他的治疗细节,文内一张美国医护人员佩戴正压头罩的照片吸引了网友注意。


当时不少网友都留言表示,希望武汉的医护人员也能有这种高科技护体,“不要让为我们拼命的人,真的拿命在拼啊。”

李大林和他的志愿者小伙伴,一起实现了网友们的心愿。王夜明也在今天收到他期盼了好久的“好东西”。



所有的插管,我们小分队来做



让王夜明望穿秋水的正压头罩,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麻醉科党支部书记、科室副主任何祥虎已经在雷神山医院用上了。


2月18日,写下请战书的何祥虎正式驻扎雷神山医院,而他在雷神山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操作感染风险最高的气管插管。


何祥虎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急救插管的风险极大、操作难度高,“我们这批人都是麻醉科出来的,年资都非常高,大多是主任医师,相对来说经验更丰富。


所以我们到了雷神山就专门负责所有病区的气管插管,其他医生就不需要再进行这个操作,全都交给我们这个小分队。”


很多人不知道,气管插管是救治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最重要和最危险的环节,麻醉医生需要趴在患者头部进行操作,操作的距离往往只有10cm左右,高浓度带病毒的气溶胶会随着气道的开放喷射出来,涌向麻醉医生的面部。


做最危险的工作,需要最高级别的防护。


据何祥虎介绍,正压头罩是三级防护产品,也是做气管插管时能配备的最高级别保护。“如果你没有这个设备,给确诊病人做插管的风险是很大的。”



何祥虎很清楚,这种正压头罩是稀缺医疗物资,所以这个原本是一次性使用的防护设备,他们一直在循环消毒使用。而根据他个人的佩戴感受,虽然戴正压头罩比戴护目镜加口罩的安全系数更高、视野更好,但依然会让佩戴者呼吸困难,增加作业难度。


身为麻醉科的大拿,何祥虎也是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才第一次使用正压头罩。据他了解,武汉绝大多数医院都没有这个医疗物资的储备。而在疫情爆发早期,当所有人对病毒的认识还不够充分时,很多医护人员都在没有做三级防护的情况下给病人插管,将自己暴露在极其危险的环境里。


好在,在武大北京校友会以及其他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武汉医护人员会得到最高级别的保护。何祥虎也呼吁,所有为确诊病人做气管插管或在ICU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护人员,都应该配备正压头罩,降低被感染风险。



李大林提供的捐赠目录显示,武大北京校友会采购的1000多套正压头罩,将分别捐赠给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近20家医院。此外,部分县市医院也将陆续被纳入捐赠范围。



- 无锡科标密封防护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510-88802828

手机:13357909030

传真:0510-81023518

邮件:info@wxkbfh.com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胡埭工业园